mediadao.com

    最近更新

    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《小欢喜》中宋倩“全包围式”的教育可怕在哪

    《小欢喜》中宋倩“全包围式”的教育可怕在哪

    作者:  来源:腾讯新闻  时间:2019-08-22 15:11:03  阅读:

    聚焦高考,反映家庭教育的《小欢喜》如期成为8月的话题剧。

    《小欢喜》反映的是中国家庭在孩子不同成长阶段的态度,三个家庭,三种不同的教育模式,三个性格迥异的孩子。

    并不欢喜的《小欢喜》

    剧中涉及到方家、乔家、季家三对典型的中国式家庭,三对典型的中国式父母秉持着“一考定终生”的教育理念,对孩子展开各种高压教育。而不恰当的教育方式和高压环境,对每个孩子的成长带来了极大的影响。

    在三对家庭中,相对正常一点的是方一凡家。母亲童文洁虽是典型的中国式母亲,性格暴躁,对方一凡要求严厉,好在父亲方圆乐观佛系,经常给方一凡打掩护,充当妻子和儿子之间的润滑剂。

    而季洋洋因为从小父母不在身边,缺少陪伴和关注,对人疏离、冷漠,不过在父亲季胜利和母亲刘静后知后觉的努力下,季洋洋和父母关系有所缓和。

    其中最令人唏嘘的是宋倩和英子这对母女。就像陶虹在采访中说的,在戏里,其他几对父母也偶尔会“打”孩子几下,但那份爱意在,可宋倩不一样,她好像一直都找不到爱别人的方式,也忽略了被爱的感受,老是拧巴着的一个人。

    高压式的教育

    宋倩对英子“全包围式”的关怀和高压式的教育成为被关注的焦点。

    高学历、高智商、精明、能干,十年前独具慧眼,买了五套房,还曾是重点高中春风中学的物理老师,抛开母亲的身份,宋倩的人生也算精彩。

    伴随着这些特质,宋倩身上还有极为明显的好强、掌控欲。这些特点在和女儿英子的关系中尤为明显。

    宋倩是爱英子的,她可以为了英子放弃自己的事业,从重点高中辞职。放弃自己的生活,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用来照顾和辅导英子。为英子制定学习计划表,量身定制复习试题,做各种营养餐,买海参、燕窝各种补品……

    而这种全包围式的关怀背后,其实是对英子极强的掌控欲。

    为了随时监督英子学习,将客厅和英子房间的墙改成了透明玻璃。英子每次和乔卫东见面,都像地下工作者接头,小心翼翼,万分戒备。

    另外,宋倩在和女儿英子的相处中,忽略甚至是拒绝真正的交流和沟通,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女儿身上。

    一直考第一的英子,某次考了第二,担心宋倩不高兴,一直战战兢兢。而宋倩也一反常态没有责怪她,让她查漏补缺下次考第一。英子还在为这种转变和理解开心,宋倩却在发现英子玩乐高后一秒破功,认为是英子贪玩导致成绩下滑,考了第二,言语之间尽是责备。

    而她的强掌控欲还体现在,不仅要掌控女儿的衣食起居,甚至要掌控女儿的想法和愿望。高考誓师大会,英子的愿望是考上喜欢的专业,而宋倩则让英子把愿望改成高考考700分以上,在僵持之下,两人不欢而散。

    宋倩爱英子,她给英子最好的教育,最周全的照顾。但她表达爱的方式从来都站在“我认为她需要”的角度,不会去考虑女儿的感受,也不管英子真正需要什么。

    英子想去天文馆做讲解员,宋倩就在家里营造了一个天文馆的氛围,并为自己的创意开心,却不问英子的真正想法。

    虽然英子有一个开明的父亲,理解并支持英子的兴趣爱好,只有和乔卫东在一起,英子才能真正放松,不用应对母亲的各种高压。不过英子从小跟着宋倩生活,这种放松的时刻并不多,不足以抵消母亲带给她的负面影响。

    病态依恋下的情绪失控

    在宋倩带来的压抑氛围及掌控欲下,英子看似乐观活泼性格背后,更潜藏着敏感、讨好型人格。

    剧中英子经常说的一句话是“你吓我一跳”。在自己房间写作业,宋倩突然进来的时候,在路上方一凡突然出现的时候……同时还伴随着身体的侧移、后退、哆嗦。

    原生家庭几乎是一切不健康人格形成的初始点。而对英子来说,宋倩极端的教育是导致英子后来出现各种问题的主要原因。

    剧中没有刻意凸显英子敏感、缺乏安全感的一面。但一直围着母亲宋倩的需求和感受生活的英子,发展成讨好型人格的迹象逐渐显露。

    在宋倩的日常相处中,英子需要时时察言观色,用讨好的方式去维持一种面表的平和,避免和宋倩起冲突。

    有一个情节是,宋倩买了电影票准备和英子一起起看,而英子已经和乔卫东看过电影了,为了让宋倩高兴,假装兴高采烈地去看电影。宋倩在无意中发现英子已经看过后,当即离开电影院,在电影院门口两人歇斯底里的大叫,英子终于吼出了那句心里话“那我也是为了让你高兴啊”。

    到后来学霸英子开始厌学,以生病为借口,躲在父亲那里拼乐高。宋倩发现后,毁坏了英子拼了一个月的乐高,母女矛盾再次升级。

    作为主兼编剧,黄磊也在采访中说,剧中宋倩对女儿乔英子的感情,已经超越了母爱,变成了一种病态的依恋。

    宋倩的强势让英子不自觉愿意去亲近更有亲和力的小梦,宋倩发现英子和小梦关系不一般后,在嫉妒和掌控欲的双重作用下,整个人奔溃了。

    和乔卫东离婚,辞去工作,宋倩所有的重点都围绕着女儿英子。而她的快乐和成就感也来源于英子取得的成绩,把英子培养成自己理想中的女儿的样子。通过这样的方式获取快乐和价值,一旦英子达不到她的要求,就会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回到。

    陶虹也曾在采访中谈起过宋倩和英子的关系,原生家庭关系中,孩子会下意识地弥合父母之间的间隙,会觉得那个是自己的责任,所以父母间的沟壑越宽,孩子所承担的那一部分责任就越大。

    英子除了要应对宋倩的高压教育,还要代替父亲的位置,关注宋倩的情绪。面对“你可是妈妈的一切啊,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”这种歇斯底里的言语刺激,英子一次次在奔溃的边缘试探。

    《小欢喜》里的宋倩和《带着爸爸去留学》中为了儿子的学业放弃安稳的生活的刘若瑜很像,都是把孩子当作生活的重心,为了子女的学业放弃自己的生活。而她们其实代表了当下一部分母亲的与子女的关系,她们的行为和情绪依旧具有普遍意义。

    不过影视剧的戏剧性表现出来的魅力在于,剧中的人物会成长,会改变,能够摆脱原生家庭带来的伤害,完成自我成长。刘若瑜最后决定重新找回自己,为自己而活,英子和宋倩的关系也会缓和。

    就像导演姚晓峰说的,影视剧中的成长,更多的是给现实生活中的人一种希望。而在现实生活中,大部分人都意识不到问题,也不会有成长。

    不过伴随着观众对这些家庭剧的关注,现实生活中能少一些被妈妈伤害的苏明玉、乔英子,被爸爸伤害的松子,这便影视剧所具有的现实意义。